从点石成果到点果成金石林周和平人参果的传奇

作者:   时间:2019-05-02 09:53

原标题:从“点石成果”到“点果成金” 石林“周和平人参果”的传奇

  中国网讯 一提起石林,人们立刻就会联想到世界自然遗产---云南石林的喀斯特地貌。这个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千姿百态的核心景观,是大自然将石灰岩溶蚀后形成的。然而,在距此地20公里的石林县西街口镇有30多万亩荒山却不是石灰岩地貌,地表连续分布的是玄武岩风化后的石漠,毫无石林景区的风采。在当地人的记忆中,这个不毛之地似乎像月球表面一样荒寂,从来就没长成过庄稼,也没有种活过树,发展农、林业生产简直就是天方夜谭,大家对改变这里的面貌心有余而力不足,科研机构也无计可施。

  高原石漠地区的生态修复(即石漠化治理),一直是农业部门、林业部门、水利部门、扶贫机构工作中之“难点中的难点”。其难点在于,原有的“绿水青山”被破坏后,形成了大面积的“次生石漠”,使农业与林业生产失去了依托---这个过程,与农田、草原、森林的“沙漠化”、“荒漠化”等一样,都属于“逆向演替”。其中,在石漠化并非特别严重的区域,土壤或多或少地还存在,治理还有希望。但是,西街口镇的这30万亩石漠属于火山喷发之后自然演化出来的“原生石漠”,地表充其量可认为是形成土壤前的母质层。如果可能的话,要自然形成可耕作的土壤少说要上万年。此地的生态构建,显然要比可以进行生态修复的地区难度更大。

  然而,“点石成果”的传奇却在西街口发生了:一个叫周和平的人,当初他并没有高科技手段、没有金融背景、没有通常的“后盾”,仅凭一己之力,竟然在连土壤都没有、灌溉条件极差的不毛之地,大面积培育出来高品质的特色功能食品---“周和平人参果”,而且产品身价还在扶摇直上。这不仅是“点石成果”,而且是“点果成金”了!二者的结合,不就是传说中的“点石成金”吗?不就是习总书记说的“金山银山”吗?

  在周和平的带动下,该镇的人参果种植面积,从8年前的200亩猛增至今年的3.2万亩---增长了160倍,产量预计达6万多吨,创产值将超过4个亿,一举战胜本地的传统支柱产业---烤烟,成为全镇第一大支柱产业。全镇农户仅此一项人均增收2万元,贫困户从10年前的1,860户减为225户,全石林县最贫穷的乡镇由此一跃成为最富有的镇。2011年,石林人参果入围农业部特色农产品金奖,西街口这个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也顺理成章、名副其实地成为了“中国人参果之乡”。

  有人说“高手在民间”,此话不假。凭心而论,这个成果可比肩以色列的沙漠农业!

  人参果的学名为“南美香瓜茄”,又名“长寿果”,原产南美洲安第斯山脉北麓,属茄科类多年生双子叶亚灌木,因其果肉清香多汁,腹内无核,风味独特,具有高蛋白、低脂肪、低糖等特点,特别是含有“抗癌之王”的硒、钼、一氧化氮以及预防冠心病的钴,对高血压和糖尿病患者也有裨益,有“生命之火、果中之皇”的美誉。在中国人的心目中,更有《西游记》里孙悟空偷吃人参果的脍炙人口情节,不免增加了人参果的神秘色彩,但现实中的人参果口感普遍不好,甚至不如黄瓜。

  1996年初,周和平这个1956年出生的湖南汉寿人,开始逐梦种植人参果。他有着湖南人的豪爽与执着,有着大爱之心与企业家的精明,曾经身价2亿多元。“好奇、有钱、转行、农民出身、当过场长……种种因缘巧合,使我想到要开发最好吃的人参果。”他将人参果从贵州的花溪种到中国当时唯一不通公路的西藏墨脱,从江西的吉安种到湖南的石门、汉寿,经历过百年不遇的大霜冻,也遭遇过毁灭性的植物病毒灾害……几年下来,周和平损失累计超过1.5亿多元。祸不单行,为了逐梦他没法顾家,16岁的儿子发生意外死了,老婆和他离婚,女儿放话“您再干人参果,就断绝关系。”

  面对屡战屡败的惨景,要说不胆寒,肯定是假的。周和平也曾经担心过家破人亡、客死他乡,怀疑自己“是不是种人参果的命?”

  心不死,就总有希望。为了逐梦,他在总结教训的同时,仍千方百计寻找口感好的人参果品种。中国的人参果尝遍了,还尝过马来西亚、新西兰、澳大利亚、新加坡、台湾等地的,只要听见没吃过的人参果,就想方设法亲口品尝,结果口感都不满意,不免心灰意冷。

 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,2007年周和平顺藤摸瓜地来到了云南石林县的西街口镇宜奈村,发现了口感较好的人参果。2008年秋,他终于明白了决定人参果品质的关键因素是阳光、土壤、空气、水、海拔等诸多因素,西街口的条件得天独厚、与众不同,那里可能是“神果的天堂,我苦苦寻找的世外桃源!”